减肥 RSS
热门关键字:  策瑜   中民控股   詹氏魟   罗森氏平鲉   黄肚新鳗鲶   金线副绯鲤   格雷双光鱼   正式开工   稀齿亚口鱼   埃氏吻鱥  
相关减肥文章
赞助商链接
广告位置
 
当前位置 : 主页 > 企业文化 >

宇邦新材左手分红右手募资盈利能力偏弱两大供应商疑忧并存-充电桩-汽车充电桩-充电桩运营-充电桩厂家-KSTAR科士达充电桩

来源:未知 时间:2021-11-06 16:50 浏览:

  苏州宇邦新型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宇邦新材”)是一家致力于光伏焊带的研发、生产与销售的企业,光伏焊带又称涂锡焊带,属于电气连接部件,是光伏组件的重要组成部分,应用于光伏电池片的串联或并联,发挥导电聚电的重要作用。宇邦新材是国内光伏焊带产品主要供应商之一,其下游光伏组件客户主要包括隆基乐叶、天合光能、晶科能源、韩华新能源、晶澳科技、阿特斯等。

  早在2016年,宇邦新材就申报在创业板上市,后因一系列问题被否。2020年12月25日,宇邦新材二度申报在创业板上市,经过9个多月的排队期后,2021年9月1日顺利过会。

  《红周刊》记者在查阅招股书后发现,宇邦新材存在多方面问题需引起注意。首先,宇邦新材的业绩高度依赖大客户,缺乏话语权,导致公司毛利率水平较低;其次,公司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占比过半,资金流动性较差,在此情况下,公司却频繁多次大额分红;再次,宇邦新材的供应商集中度也很高,且其中两大供应商还存在一些疑点。

  2018年-2020年,宇邦新材的营业总收入分别为5.53亿元、6.02亿元和8.19亿元,同比增长率分别为-16.32%、8.82%和35.95%;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33亿元、0.49亿元和0.79亿元,同比增长率分别为-7.95%、47.43%和61.22%。单从数据来看,报告期内,宇邦新材的业绩呈现出一片向好的增长态势,但实际情况却远没有这么乐观。

  前文我们曾提到,宇邦新材的客户主要是下游大型光伏组件厂商,包括隆基乐叶、天合光能、晶科能源、晶澳科技、阿特斯等。数据显示,2018年-2020年,宇邦新材对前五大客户实现的销售收入合计分别为3.63亿元、3.42亿元和5.04亿元,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6.16%、57.63%和61.97%。从这一比例来看,宇邦新材的客户集中度偏高,存在一定程度的大客户依赖。

  数据显示,2018年-2020年,宇邦新材来自大客户隆基乐叶及其关联方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50亿元、0.85亿元和2.09亿元,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7.32%、14.27%和25.66%,隆基乐叶及其关联方分别为当期的第一大客户、第二大客户和第一大客户。

  2020年宇邦新材实现营业收入8.19亿元,相较于2019年增长了2.17亿元,而当年隆基乐叶及其关联方向宇邦新材的采购金额就较2019年增加了1.24亿元,显然,2020年宇邦新材收入的增长主要得益于隆基乐叶及其关联方采购金额的增加。

  从隆基乐叶及其关联方向宇邦新材采购金额的情况来看,明显具有较大的波动性,而宇邦新材收入的增长又在很大程度上依赖隆基乐叶及其关联方,所以宇邦新材的业绩增长稳定性令人担忧。

  数据显示,2018年-2020年,宇邦新材的毛利率分别为13.78%、17.13%和19.71%,而在招股书中,其选择的同行业可比公司分别为同享科技、中来股份、福斯特、福莱特、帝科股份,其中同享科技为新三板精选层挂牌公司,主要产品为光伏焊带,与宇邦新材主营业务相同。其它四家公司均为上市公司,与宇邦新材同属光伏组件材料领域。根据披露,同行业可比公司的毛利率平均值分别为20.19%、22.53%和24.80%,显然,宇邦新材的毛利率水平一直处于行业平均值之下,盈利能力偏弱。

  并且,受全球新宽松的货币政策、经济复苏带动市场需求大幅增加等多重因素叠加影响,2021年上半年国内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上涨,导致宇邦新材原材料采购成本相应上升。2021年上半年宇邦新材的主营业务毛利率为14.96%,较2020年下降4.34个百分点。

  经营性债权方面,2018年-2020年末,宇邦新材的应收账款分别为1.50亿元、1.59亿元和2.43亿元,应收票据分别为2.44亿元、1.92亿元和2.61亿元,两项合计占当期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达64.95%、54.3%和61.59%,占比过半。由此不难看出,宇邦新材赊销及票据结算规模不低,这恐怕会对公司资金的流动性造成不利影响。

  事实上,2020年,宇邦新材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净流量净额为-4620.19万元,现金流入量低于现金流出量。尽管业绩处于快速增长状态,但由于应收部分金额较高,宇邦新材的诸多收入也只是“纸面富贵”,并没有充裕的现金流入公司。

  正如前文所述,宇邦新材在一定程度上依赖大客户,公司毛利率水平较低,应收部分较高,这样的情形下,公司业绩和回款情况都很容易受到下游客户影响,公司相关风险较高。

  招股书披露,此次IPO,宇邦新材拟募资4.67亿元,其中2.81亿元用于年产光伏焊带13500吨建设项目,募投项目建成达产后,宇邦新材每年将新增9100吨MBB焊带、1200吨异形焊带、1800吨HJT组件用焊带、1400吨汇流焊带的生产能力。

  2018年-2020年,宇邦新材的销量分别为8369.88吨、8874.56吨和11875.48吨,13500吨的新增产能对于宇邦新材来说,具有一定的挑战性。若未来宇邦新材和大客户合作不顺,公司又无法及时开拓新的市场,可能面临不能及时消化新增产能的风险。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此次IPO宇邦新材还计划将所募得的1亿资金拿来补充公司的流动资金。前文我们也曾提到,宇邦新材的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占比高,降低了公司资金的流动性,存在一定的风险。然而,在此情况下,报告期内,宇邦新材却在不断进行现金分红。

  2018年9月,宇邦新材决定向全体股东现金分红5000万元,此外,当年12月,其再次决定向全体股东现金分红1500万元;2019年5月,宇邦新材决定向全体股东现金分红1250万元;2020年5月,宇邦新材决定将可供分配利润中的5000万元以现金分红方式向股东进行分配。前后四次分红,总金额达12750万元。

  如果公司资金充裕,盈利能力很强,进行分红本也正常,不过从实际情况来看,宇邦新材报告期内,每年的短期借款均超过1.5亿元,而且在不断增加,其账上的货币资金最近两年也仅略高于短期借款,资金并不算充裕。

  此外,宇邦新材2018年-2020年的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745.13万元、4753.93万元和7178.54万元,合计为14677.60万元,仅比12750万元的分红多出不到2000万元。利润全分掉了,企业又靠什么来发展呢?

  宇邦新材在招股书中对公司竞争劣势的相关阐述是:公司融资渠道单一。目前公司处于较快的发展阶段,日常生产经营、产品研发、人才引进等都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而公司的融资渠道相对单一,主要依赖于自身积累和银行贷款。从长期来看,单一的融资渠道既会增加财务风险,也不利于公司长远可持续发展。

  宇邦新材一边表示公司的生产经营需要大量资金投入,且从招股书募投项目可以看出公司有扩产计划,一边又在报告期内多次频繁大额分红,两相矛盾。

  通过上述分红,2018年-2020年,宇邦新材的实际控制人肖锋分别取得(税后)现金分红款项237.20万元、208.13万元和2212.94万元,合计2658.27万元;另一实际控制人林敏分别取得(税后)现金分红款项194.00万元、170.24万元和1810.52万元,合计2174.76万元。对于实控人分红金额的去向,招股书中显示,大部分用于购买理财产品和基金。

  在申报上市前不久,不顾公司财务风险,实控人大额分红用于个人投资,这难免让人对公司的经营理念产生怀疑——公司实控人未来是否会为了谋取个人利益而采取一些可能侵害其他中小投资者利益的行为?

  不仅客户集中度较高,宇邦新材的供应商集中度同样很高。2018年-2020年,宇邦新材向前五大供应商进行产品采购的金额分别为4.06亿元、4.30亿元和5.89亿元,占当期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73.11%、77.78%和73.69%。

  在宇邦新材的前五大供应商中,有一家常熟市鑫腾电子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腾电子”),宇邦新材主要向其采购铜圆丝,报告期内,宇邦新材向鑫腾电子的采购金额分别为9551.23万元、8038.51万元和8864.18万元,分别占当期采购金额的17.21%、14.54%和11.08%。但宇邦新材向鑫腾电子的采购金额占鑫腾电子自身营业收入的比例却分别为98.92%、99.16%和99.30%,也就是说鑫腾电子的产品几乎全部卖给了宇邦新材。

  据招股书介绍,宇邦新材和鑫腾电子曾存在一定的关联关系。宇邦新材实际控制人肖锋的配偶王歌,曾于2011年入股鑫腾电子,又在2014年转让了全部股权。

  2018年-2020年,鑫腾电子的员工总人数分别为21人、19人和16人,但其营业收入却分别为8208.19万元、7188.48万元和7895.30万元,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254.02万元、251.88万元和414.12万元,照此计算,其净利率分别为3.09%、3.50%和5.25%。

  此外,前五大供应商中,还有一家常熟市铭奇金属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常熟铭奇”),宇邦新材向这家供应商采购的同样是铜圆丝。

  2018年-2020年,常熟铭奇的员工总人数分别为20人、19人和18人,各期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695.60万元、5798.06万元和4476.68万元,而常熟铭奇向宇邦新材销售的金额占自身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7.68%、80.80%和87.54%。也就是说,常熟铭奇的收入几乎也是依赖宇邦新材实现的。不过常熟铭奇实现的净利润却分别仅为131.50万元、97.47万元和58.59万元,照此计算的净利率分别仅为1.96%、1.68%、1.31%。

  从其上述两大供应商公司来看,均存在员工人数很少、营业收入很高、净利润非常低,几乎处于亏损边缘的特点,而且这两家公司的收入基本都来自于宇邦新材。

  令人怀疑的是,宇邦新材的这两家大供应商人数均不多,向其供应的材料金额却相当巨大,此外,两家公司利润还少的可怜,这显得有些奇怪。令人担忧的是,这些依附于宇邦新材,而盈利能力极差的供应商,一旦出现业绩亏损,不再向宇邦新材供应材料,宇邦新材采购是否会受到影响?即便其找到其他供应商,是否会增加采购成本削弱盈利能力呢?这均需要投资者注意。

(责任编辑:充电桩-汽车充电桩-充电桩运营-充电桩厂家-KSTAR科士达充电桩)

 
推荐减肥文章
赞助商链接
广告位置